生活

【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大家好,几天不见,失踪人口回来了。

在开讲前,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在平时聊天交流中有用过或见到过下面的表情包吗?


【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那么,你有没有哪怕一闪念的好奇,

为什么会有智力障碍

他们有着怎样的生活

他们是否能接受教育?

是否,有存在的价值?


【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11月14日我偶然在微博刷到这样一则案件:


【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广东茂名12岁智障女孩小文(化名)8个月内遭数次性侵并两次怀孕。供诉犯罪事实的嫌疑人54岁,最老的涉案者80多岁。

11月21日凌晨公安机关宣布案件告破。


【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虽然案件解决了,但社会问题依然存在。

对于此类人神共愤的案件,我想不必我在这里重复网上的咒骂之词,你能想到最恶毒的诅咒与谩骂充斥着互联网。

假设咒骂能成真,或许这些为老不尊的人渣恐怕已经死了数十万次。但咒骂并不能成真,也没办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


我尝试以此次案件为契机,和大家一起去尝试了解这个约占全球总人口2.5%的弱势群体。


【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谈及智力障碍的源头,不得不从婚检孕检开始。

但说来惭愧,我和老婆在领证的时候并没有进行婚检。当时想过做个婚检,不过也只停留在想一想。因为那时候婚检在我的映像里就只是检查有没有艾滋病和遗传性精神疾病。

我自认为自己没有没有这方面问题,也默认老婆没有。现在想想,我当时真的是胆肥。


其实不查资料的话,我压根不知道我国在2003年前还执行过强制的婚检要求,那时候只有提交‘婚前医学检查证明’才能办理结婚登记,不过这个强制的要求只执行了9年就在2003年8月8日取消了。

取消婚检的强制性,意义在于将婚检的选择权还给了每一位中国公民,更意味着我们国家在婚姻法方面对法律制度与基本人权的尊重与进步。


记得老婆在怀孕的时候,社区打了挺多电话来询问老婆的身体情况,例如身体有什么反应,科普一些孕期的保健知识,也询问关于孕检的相关情况。

这里不得不说这个社会在变好,因为你即便都不知道社区的门朝哪开,但有人定期打电话过来关心你,作为在外漂泊的,这样看似简单的只言片语能让人心里很暖。


孕检这个东西,其实花不了多少钱,从孕检到生孩子,整个在公立医院的花费从社保中报下来基本不会超过1万。


但受限于各地的医疗水平不同,小地方的孕检并不完善,又或者路程较远。这也导致部分父母以此作为理由来拒绝孕检。

的确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孩子残障,但为什么要为了节约那一点点时间和几千块钱而赌上孩子的幸福呢?


老家以前有个小两口在孕期检查出胎儿有明显发育问题,后期检查也被诊断为畸形。

虽说确诊为畸形后本可以选择引产,但那种情况有多少母亲能够真的淡然接受孩子的畸形与引产这件事呢?

有夫妻只顾着满足自己的父爱或母性,却忘记了自己的经济、时间、家庭条件是否能养育好自己的孩子。

所以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就拒绝了引产选择把孩子生了下来。


我们总能看到,也能听身边有些家庭坚持留下了畸形的孩子选择。我个人的见闻告诉我,几乎没有家庭能在这样的逆境中操持好这个家。

普遍都是维持在一个基本线上,其中因为这个孩子的教育、医疗、生活所拖垮的家庭。如果当初可以根据家庭情况,冷静理智来考虑引产这个问题,家庭生活也不会如此。


说到底都是因为情感,每个人情感的不同让我们面对同样的事情可以做出千百种选择。

但毕竟身为父母,不仅仅是要养育他。父母老了过世了,他总需要一个人独自在这个社会上生存。

我们即便能够抛开来自社会的所有嘲笑和排挤,但他能过好自己的日子吗?甚至说,他能养活自己吗?


前两天我看到南方都市报有写这样一段话:生孩子是天底下最自私的事情,用别人的生命来完整自己。

他的到来满足了父母对于孩子的渴求,但他在肚里是胎儿,生下来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并非只是为了满足父母对孩子的渴求,更不该是一个家庭传承的践行者。

没有强制婚检,没有强制孕检,没有强制引产,有的只是作为父母需要去尝试理解和接受:这并不是简单进行一次性运动制造出来所谓爱的结晶,而是要对孩子的整个一生去负责去考虑。


生命不只是生下来,更要活下去。


【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说回智力障碍的话题,智力障碍无法在怀孕期被检测出来,甚至很多小孩在一两岁之前都表现不出来。


对于婴儿来说,他饿了就哭,哭了就吃,哭了就睡,即便是智力障碍,也不会在这样人类本能的行动上有多少异样。


智力障碍主要成因集中在母亲腹中或成长时,接触到病毒、细菌、物理、化学等因素造成损伤导致。

每一个智力障碍的孩子,都是一个家庭的沉重负担,无论这个家庭是否富有。

他们‘迫于无奈’来到这个世上,父母就是他们一辈子活着的依靠。


我在几个月关注起一位叫做‘盲人母亲曹世美’的vlog,这是一个来自贵州纳雍大山深处的家庭,父亲腿脚残疾,母亲看不见,还有一个脑瘫儿子。


【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她用小鸟喂食的方式给脑瘫儿子喂饭,这一喂就是十八年。可能有人会觉得她会担心经济来源,但这只是一方面。

在一次访谈中她说,她最担心的,就是自己老了,孩子没有她的照顾该怎么办。

曹阿姨是我这个目光短浅的人,这几年所见到最伟大的母亲,但这只是积极面对生活的一部分。

更不提全球有多少家庭因为有智力障碍的孩子被拖垮,走入深渊。


【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智障孩子,是全世界都在研究和探讨的社会问题。我们寻常人家根本就无法去体会这样的家庭重压。


在我老家也有一个智力障碍的孩子,他比我大十来岁,听婆婆讲,他的父亲在他还没出生就跑了,他的母亲在他没几岁的时候去世了。

他和许多流浪汉一样,过着天为被地为床的生活,去垃圾箱翻东西吃。

但他又和流浪汉不一样,他不会自己上厕所,也不会去(河边)洗澡。


映像中他很喜欢在学校附近转悠,能感受出来他很想和我们一起弹弹珠玩游戏。但讲真的,谁愿意和他这样脑子不好使、身上还臭烘烘的人玩在一起呢?


看着有同学‘白傻子白傻子’的叫他,我也会跟着叫跟着笑他。

看着有同学用东西丢他,我虽然不会参与,但也不出手阻止。

别看我现在在这篇文章里谈论残障和人性,我也曾是个混蛋。


要让智障孩子获得尊重,在这个社会活下去。我们不得不去孩子的教育问题,这个教育问题是智障孩子的,也是同龄孩子的。在查找相关资料时我看到一个带有分支表现的社会现象。


一位父亲哭着求着希望自己智障孩子能去幼儿园上学,但最终幼儿园以每年只招收多少学生的理由拒绝了孩子的父母。这个理由合理,但是否正当并不清楚,因为在这位父亲的了解中,这所幼儿园并没有到排着队摇号的地步,他也曾有过怀疑,是否是幼儿园刻意的拒绝。


其实类似这样的智障孩子上学难题不在少数,因为摆在这些孩子家庭的有三道难关:


一、经济能力

要知道幼儿园并没有纳入九年义务教育当中,目前许多地方的如大城市、外来务工人员多的地区都出现了幼儿园摇号1/5、1/10的问题。特殊教育的学校并不多,且收费乱象明显。


二、自理能力

智力障碍的孩子分有4个残障等级,仅有4级轻度缺陷能够有一个相对接近一般孩子的智力表现,3级2级1级都有较为明显的智力发育问题。本文开头的智障少女小文,就被鉴定为2级智力障碍。他们或情绪简单,或不会相对普通孩子的言行举止,更甚可能不会自己吃饭,也不会自己上厕所。


三、交流能力

以幼儿园为例,幼儿园大多时间就是小朋友之间互动、交流,一起玩耍。虽然那么几岁的小朋友并没有对错意识,他们可能不会知道排挤是什么不会欺负智障孩子。

但他们有了思想萌芽,他们也会因为‘他和我们不一样’而感到好奇。在一位幼师问小朋友‘为什么你们不和他玩呢?’小朋友是这样回答的:

“我想和他玩啊,但他(学)不会。

“我和他说话,他不理我。

“他尿尿在裤子里,难闻。

其实心地善良的小朋友能感觉到和看到智障孩子的不同,小朋友的本能是好奇而不是远离。孩子们能够接受别人的不同,就像他们能接受每个小伙伴都长得不一样。


但这三道难关闯过以后呢?随之而来,是整个社会传来的无形压力。


一个智障孩子在读幼儿园,他生气的时候就喜欢大哭,并且弄掉身边的东西,这个东西可以是小玩具也可以是碗筷。当身边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他就会打自己一两下,虽然是不红肿不见血的,但这样的行为被其他小朋友看到,继而传到了这些小朋友家长那里。


那个班里接近一半的孩子父母知道这件事后就去学校闹,认为这位智障小朋友今天打自己明天说不定就会打别人。要求换班的有,要求智障小朋友滚出幼儿园的也有。


那段时间班里需多小朋友都有意的避开这个孩子,这样的转变我想他们的父母功不可没吧。

最终智障孩子的家长为了不让孩子被排挤或欺负,就把孩子领回家了。这也是老家发生真实的事情,成为那段时间大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其实我们抛开所有的美化看本质。

无论是不是智障孩子,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肝宝贝。自从有了女儿后我更能体会这种感觉,


可能有人会说这些做父母的太没有同情心了,但其实,同情心屁用都没有。

因为同情心永远都是带着怜悯去看问题,即便你同情一个人,也只是因为你可怜他的遭遇。而并非你真正理解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关系。


举个例子。

当你看到一个街头卖唱的人,你走过去给他钱。

和你听他唱歌后给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同情心更偏向感性,而同理心偏向理性。

区分两则的方式就是看你的出发点是否与受用者意愿匹配。

这个例子中,街头艺人本就是以卖唱来获得报酬,而不是在乞讨。

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劳动来赚取收入,而并非是旁观者的可怜。

 

将同理心代入到幼儿园事件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几乎所有的家长都在‘未雨绸缪’的避开可能发生的危险,这本没有错。


但,叫别人滚出幼儿园此类的言辞或行为显然是不具备同理心的表现。因为智障孩子的父母都是出于让孩子接受教育的目的才带孩子来到学校。父母的初衷并没有恶意,却因为孩子的不同而被指责和辱骂。


只要是没有恶意的举动,为什么不能多一点体谅和善待呢?

同情心和同理心,最大的区别是同理心能去换位思考,即便换位思考后依然难以接受,你也可以不给卖唱者钱,何必叫人滚呢?

每个家长都固然会保护孩子的成长,但保护的手段就是比谁人多声音大?就是去欺负伤害一个本没有恶意的人来体现自己多爱孩子?


在查找资料时我看到这样一个问答:


【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我并没有圣母到去教育和指责这些人,只是相信绝大多数人都可以在利弊关系中权衡取舍。

有些家长可以尝试收起自己的一惊一乍,即便你叫自家孩子离他远远的不和他接触。

但让智障儿童也能接受到这个社会的教育和呼吸,这有错吗?这很困难吗?

何况幼儿园不是你家的,卖唱的地铁天桥也不是你家的。


【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查资料的过程中,我看到一个触及灵魂的提问:智障孩子无法或很难为这个社会或他的家庭做出贡献,那么他们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智障孩子的存在并非本愿,没有父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在身体和心智上落后于人。


从人文社会视角去看,可能在这篇文章中我说一句“人人生而平等”会让某些读者捧腹。因为智力障碍的孩子本身就落后于其他大多数人。

但每个人生下来就有接受教育的权力和义务,无论是在国家层面还是家庭层面。

智障儿童的教育不单是语数外,他们更需要接受专业的特殊教育来改善他们的生存环境和生活状态。


人类文明的进步,并不单单只看发现了火发现了宇宙,还应该从整个物种生存去看待问题。如何遏制强者的能力以及如何改善弱者的困难。

一个国家公民的幸福,也不单单只是看有没有内战、对外宣布有多少核弹。从人类到国家,从国家到小团体再到个体,人终归都是人,只要是人就应该获得自己的基本人权,而教育就包含其中。


如果有人非得考虑给智障儿童投入的资源因为几乎零回报,所以就断言智障儿童没有接受教育的意义。

那么我们从狭隘中看这个问题,现全球2.5亿的智力障碍儿童虽然在某些国家是累赘,但你不可否这个弱势群体所拉动的社会经济,围绕他们的教育、医疗、生活环境等内容看似都有‘特殊’俩字和其他97.5%的人没啥关系,但社会功能都是相互和循环的。


以特殊教育为例,一个家庭中爸爸妈妈都能上班工作,如果没有特殊教育机构,父母其中一人就要回家照顾教育孩子。这个社会少了一个人在某个行业里的贡献,也就是整个社会的损失,而如果有了特殊教育,父母都能通过工作产生经济体现,用赚的钱去给孩子交学费让孩子得到专业的教育,这就是个正向的社会循环。


你的老板可以断言你在工作岗位上没有价值,但他不能说你对这个社会没有价值。所谓的价值是有相对环境限制的,你可以说我辛苦写这篇文章对你而言毫无卵用在浪费你的宝贵时间,但你不能说我写的文章对其他人也没有没有用。码字、搬砖都生产价值的工具,价值的本身即是人本身。


马化腾、马云这样的大佬,在没有进入互联网之前,他对互联网有什么价值可言?但现在你能说他们在互联网里没有价值吗?能说他们没有为社会做贡献?(可能这个例子并不恰当)


价值的体现在于人本身,学会并使用了生产价值的工具,在某一个领域创造了价值。所以这个人才创造了价值,一个人就在那呆着,不被关心、没有教育、没有机会,哪怕他是个绝世天才,他也绝不可能创造价值,以此来证明自己是有价值的。


所以智障儿童需要接受教育,他们不单单只是学会生活自理,还能学会使用工具,然后创造价值。这个会回馈到社会,也能让他们本人受益。他们可以成为烘焙师等,做一些并不复杂的工作。


我们上学的时候,老师没有因为一些从入学到毕业都是学渣的孩子,就直接不管他们吧。

也没有听说过一个人学东西太慢就被应该被社会抛弃啊。


他们实现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的方式只是相对困难和特殊,但并不代表没有。


即便再险恶的去想,那些终其一生也无法生活自理的孩子们,他们也是有价值的,而这个价值在于他的家庭。而这个家庭必然也有人会因为需要赚钱照顾他而去付出劳动力谋生。

至于这个家庭到底能为这个孩子付出多少,能承受多大的重压,那是这个家庭的事,外人不应加以批判。就如我在文中多次提到的,从有了孩子起,所有的路都有的选。


有人选择抛妻弃子离开这个家庭,也有人选择抛弃这个智力障碍的孩子,甚至弄死这个孩子,带着孩子去自杀。这些都是选择。


人类不断创造和改进文明,在我看来不只是因为我们需要得到物质和精神上的满足,而是我们在不断探索人与人之间应该如何相处。

类似所谓价值和意义的讨论还有很多,就比如:

慈善,有钱人难道嫌钱多?

志愿者,普通人太无聊找事做?

无偿献血,就为了有朝一日自己用血方面?

维和部队,别人国家的事管那么多干什么?

大山支教,钱少事多还闭塞,受虐去为难自己?

这些人或事,肯定有人站出来说没必要、没价值、没意义。

我不会尝试去说服和我观点不同的人,因为,这些事情仔细琢磨会发现,压根就不是一句对错能说清道明。

但就是这样‘没必要、没价值、没意义’的事,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在做。


【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对于智力障碍这个没多少人敢碰的话题,不单单是因为它关注度小,更因为这个话题非常敏感。我不得不慎重准备资料,严扣数据来源和文章用词。写飘了没办法给读者交代,写过了对智力障碍家庭是一种伤害,我只能尽可能去表达群体现状,从尽可能全面的角度去看待这件事。


写到中后期我几乎已经快删档放弃了,大量的资料更多是带给我悲观的情绪,但最后还是扛下来了。


文章到最后我也没有写出我到底想要表达几个意思。


讲真的,这种涉及道德、法律的事情,以我的阅历很难完整的讲全讲清楚,甚至连我查到的资料都非常有限。


现在想来,可能初衷就是想要让大家了解到这个群体吧,至于你了解之后如何看待,如何判断,我没有资格去干预。


所以本文没有总结性的探讨,还是把总结留给大家去思考。

文章前后总体完成花了我一周时间,我明知道入不敷出却依然坚持做了,并把它以我现目前的阅历尽全力的态度做完了。所以我很确信,如果这篇文章遭到屏蔽或删除的话,我就不会再写此类文章了。


因为今天我兴冲冲把文章预览发给老婆,她对我说:


【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感谢阅读全文



【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遵言):【智力障碍】“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不想看”

遵言站长

我在微信搜索里了解SM,还顺道学会了PUA

上一篇

过年,有啥想不开的非得回家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