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医院割包皮·一

这是遵言第98篇文章

1

这要是放在几年前我绝对想不到自己会到医院做这种事!

今年我二十六,今天不巧是我的生日。而我送给自己唯一的礼物...

居然是小广告上的“第二根半价”的包皮环切手术!

起因是源自昨天的酒局,一个朋友炫耀说割和没割区别很大,很舒服。

这尼玛我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听进去了。

唉,暗自叹气走进这家小医院,我艰难的说出来意,咨询妹纸习以为常一样,指导我挂号排队准备手术。

毕竟我只是万千有包人士之一,在这沧海桑田之间,谁还没有点长长短短呢。

我之前连夜预约过,很快就轮到我了。但是……

这尼玛卧槽!除了主刀医生,周围还有一群男男女女把我包围起来!

尼玛,这什么破医院啊。我起身想跑,但麻药的已经上头,感觉腿一点劲都使不上。

现在的我就像酒吧里那些烂醉如泥的女人,被人捡尸也只能默默承受。

眼睁睁看着无可奈何的一切,却又无力反抗,无所适从。

看着这一张张青涩的面孔,还有个别女孩子羞耻的转过头。

这明明不是通往AV的车,你害羞个屁啊!

我闭上了眼,感受着一滴蕴含悲凉之意的泪花滴落。

没想到我长大了还会哭,还是在我生日这天!

“就当是给医学事业做贡献吧!”我抱着赴死的决心和我长相厮守二十六年的包皮诀别。

2

你以为我要讲割包皮细节?!这不是开往医学院的车,麻烦期待细节的人可以走了!

一周的时间真的很难熬,我放下硬盘里所有的老师,甚至连出门都只敢低下头。

这一切只是为了不让小兄弟抬起头,它一抬头,我又得去医院。

为什么说‘又’?

手术后,我颤颤巍巍乘赶上下班高峰期地铁回家。

一个妹纸挤了我一下,我发誓就一下!但就这一下,兄弟的线就崩开了!这尼玛能不能打个死结?!

终于熬到这一天了!今天是我拆线的日子,一大早就来医院待着,想排在第一个‘早死早超生’。

来的不是手术当天的医生,而是一个小护士。容貌我就不说了,总之极品!不然我这会儿怎么会抱着她给你写文章看?

“手拿开,拆了线就可以走了。”小护士准备着工具,看我用手挡住下面,她好像已经习以为常般。

看这样子应该是个老手了,我主要是怕她尴尬...

好!好吧!好吧!我承认我真的不好意思,毕竟我和兄弟二十多年相依为命,除了硬盘里‘深入学习’文件夹里的小泽啊、波多啊一群对我无条件宠溺的老师。

还有哪个女人愿意宠着我?惯着我?对我所有的索取都义无反顾呢。

那一刻我真的有视死如归的壮志豪情。这点事情就畏首畏尾,何以取天下?!

我撒开了手,任由已经有反应的小兄弟暴露在空气中,我的朱唇轻轻含住袖口,等待着她在我兄弟身上为所欲为。

她,她居然脸红了!

喂,你的职业操守呢?!你作为白衣天使的信仰呢?!

那一刻我真的有些愤怒,你想啊,当你抱定决心要付出所有去做一件事,但对方却不行了。

就像,你在床上对你对象的身体肆意妄为,你已经欲火焚身!你已经涌起难以遏制的冲动!但你对象却对你说...

“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班。”

这特么玩我呢。

正当我胡思乱想,沉浸在自己天马行空的意淫神功的时候。

她拍了拍胸口稳定情绪,开始给我拆线。不过...

医院的床位大家都懂的吧,说高不高说矮不矮,她俯身下来专心工作的样子差点没让我喷血...

我居然看到了她的内衣,还有被包裹的圆润!

这尼玛我好恨啊,为什么这个时候让我看到,我隐约感觉不妙!

可是,已经晚了。

3

“小伙子,你等消肿了再继续吧。”医生过来看着我肿大的兄弟,而护士小妹在边上一脸无辜,用水灵灵的眼睛看着我,像是在无声的对我说着抱歉。

没错,我看到了不该看的,我的兄弟肿了...

“没事,继续吧!”我就算有了反应你也没必要叫医生来啊,吓软了都!我看了眼旁边的护士小妹。

医生看我慢慢消肿,让护士给我倒了杯水休息一下,便转身离开。

“对,对不起啊。我才工作不久,你现在好些了吗?”我眼睛在她的胸脯打转,不过别想歪了。因为她胸牌写着‘实习护士-彭小田’。

这,这不就是我做手术那天害羞的妹纸吗?!虽然我当时只看到她半张脸,但绝对不会认错胸牌!

什么破医院啊!上周还在学习,这周就已经上手了!

这世上最悲剧的是什么?

吃饭遇到不会炒菜的,开车遇到刚拿驾照的,治病遇到刚实习的!

我不吓死你怎么对得起我拆了一半线还搭着肿成胡萝卜的兄弟?

“怎么不疼啊!要不你试试?!疼死我了!”我假装快死了,就他妈快留遗言了。

她还真的信了,坐在床边用调羹给我喂水,一脸的担忧让我看得着实心疼,不过谁叫你...

我假装心烦,侧身不看她。在看她我怕自己待会儿非得弄个大出血不可。

她穷追猛打一定要我喝水,我甚至眼睛的余光还看到她在帮我把水吹凉。

“不喝!我待会儿就好了。”我假装生气,心里一遍遍粘着“心若冰清,天塌不惊。”还有那大悲咒是怎么念来着?

反正脑子乱得要死。

好不容易把肿起来的兄弟封印起来,这他妈拆个线真是一波三折。转身...

额...我碰倒了她手里的纸杯,水顺着她的胸口流下去,浸湿了她的护士服。

透过护士服,我甚至看到她里面淡蓝色的内衣,我,我还看见了她内衣上有可爱的花朵。

没想到她人长得可爱,内衣也是小可爱模样。

这时我才真正开始注意到她,一头长发盘在护士帽下,脸上化了些许淡妆。能看到她皮肤很好,白泽细嫩。

我终于明白吹弹可破和沉鱼落雁是什么意思,古人诚不欺我啊!

她急忙反应过来,用纸想把水吸走。但这时意外又发生了...

我小兄弟再一次不争气的有了反应,这次真的不怪它。我突然想起有句话“不要怪兄弟不讲义气,而是妹妹太有魅力。”

现在就是这种情况,你别怪我没有制止力,是她真的很可爱嘛。

我们男人不都是喜欢这种遮遮掩掩,若隐若现的感觉吗?

不然白居易怎会写下“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这样的旷世佳句?

作为一直以来都以良善之人自居的我怎能让小兄弟为所欲为?!

那一刻,我甚至想要把自己的性取向打弯,让它冷静下来。

但我不能,因为我早已把节操抛在脑后。

只想痴痴的欣赏着她的美好,贪婪的吸食着空气中尴尬却被点点暧昧烘托的绝佳气氛!

4

小田受不了我炙热的目光逃出去换衣服,房间回复了平静。

这时,我寻思着这去厕所——去厕所做该做的事!别淫了喂!今天本来就喝得多嘛。

不好意思的画圈圈~

这医院没想到看起来小,厕所也low到可以,男厕连个小便池都没有!

难道这是我从今以后要蹲着尿尿的前兆?!

老天!我说把自己性取向打弯只是说着玩的!别当真啊。

点了支烟,上前,放水。

上厕所有助于人放松紧张情绪,这你不会不知道吧。

谁知...

“小田,你这怎么弄得啊,衣服湿了这么多。”

这!真尼玛!怎么还有女人进男厕所啊!

苍天啊大地啊!现在女流氓路子这么野吗?

下一刻,我出了神……

废纸篓里一片卫生巾进入我的视线……

这尼玛是女厕所啊!我靠!

“怎么女厕所还有人抽烟啊!烦死了。小田,你赶紧把衣服吹干。我出去躲躲烟味。”

要你三八!赶紧滚啊!我靠,当我乐意进女厕啊!

厕所只剩下电吹风的呼呼声。

到底是现在出去呢?还是等小田走了再出去?

这尼玛真是个比‘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更扯犊子的难题。我又点上一支烟。

“咚咚咚~请问你还好吗?不好意思打扰了。我这看你一直没出来有点担心你。请问你是工作人员还是患者呢?”

好吧,听着小田甜美的声音。她帮我把主意拿了。我心一横!

打开门,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小田。这大白天,突然泛起一丝凉意。

她不会从今以后把我当成偷进女厕的变态吧,我会不会被登上报纸?会不会被好事者围观拍照?!

“是你啊。你怎么会...”小田满眼好奇,脸上露着疑惑的神情。

“走错了,不好意思。”我想绕开她赶快趁没人发现跑出去。

“嘻嘻,笨蛋。对了,你拉链还没拉上。”小田在背后出声道,听着她甜甜的喊我笨蛋。

那一刻我真特么有一种恋爱的感觉。

那种俏皮的口吻,亲昵的味道,分明就和我看过的三流偶像剧一模一样!

我站得高高的,看着她微笑着仰望般看着我...

那一刻,她就是我的宠妃,而是我只爱她一人的王上!

但听到后面一句话,再看了下裤链...

我说怎么大夏天却凉凉的...

这时我听到刚才那个女人的询问声...

我差点一口气没接上直接昏死在厕所里...

真的!

我发誓我不是变态!

不是变态!

是变态!

变态!

态!

Fuck!

0

梦随乡兮

遵从内心的言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我去医院割包皮·一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